第七十八章:一群皮猴(二更)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自那日后,西陵滟果然是待顾相思夫妻之间冷淡了不少,还总往太医署跑,连西陵楚都像大家一样,以为他皇叔是得什么隐疾了?!夭ぁ搪堋绦 厮?br />
    西陵滟被宣进勤政殿,面对他一手带大侄儿的质疑,他面色冷寒道:“臣什么病都没有,不过是不想你十六婶再辛苦怀孩子了,便想问太医令丞找个绝育的方子罢了?!?br />
    “???您之前不是……一直在服用避孕丹吗?”西陵楚记得这种药还是夜无月给他皇叔准备的,难道是吃完了?

    西陵滟不知怎么和他侄子讨论这个意外怀孕的事,最后,他只能起身拱手淡冷道:“臣家中还有事,便先告退了,皇上保重?!?br />
    “哎,皇叔……”西陵楚起身向拦下他家皇叔,可是……皇叔走那么快做什么?身后有没有狼追他,啧!

    不过,皇叔又不是养不起,为何不想十六婶再生孩子了?多子多孙多福气,不好吗?

    西陵滟可和西陵楚的想法不同,他不需要多子多孙多福气,他只希望相思能陪伴他白头偕老,孩子或多或少,他根本不强求。

    如今他是女儿也有了,儿子也有了,别人有的他都有了,还要那么多做什么?

    赵顺德在一旁担忧道:“王爷这也不解释一下,回头不会……被传的更难听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会不会被传的更难听,而是一定会……唉!”西陵楚摇头叹口气,吩咐赵顺德道:“你去让人去西兰城散播一下,就说……镇国王爷不忍心王妃再冒险生孩子,因此,正在到处寻找可以永久避孕的药呢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赵顺德眉头紧皱,小心翼翼望着他们这位有点胡闹的皇帝陛下,小声提醒一句:“如此一来,王爷会不会更被人笑话……惧内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惧内?这可是宠妻成狂,这点朕就佩服皇叔了,天下就没见过他这样离开媳妇儿活不了的男人?!蔽髁瓿巴坊故强渌适迥?!后头就变味儿了。

    赵顺德嘴角轻微抽搐一下,手持拂尘低头应了下道:“是,老奴这便找人去办好此事,请皇上放心?!?br />
    “您老办事,朕自然放心,去吧!”西陵楚还有一案的奏折要批阅呢!啧!为了关心皇叔,他可是抽出时间来操心他这点子的小事的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就没有他这么操心叔父私事的侄儿了吧?

    赵顺德行礼退了下去,挥手让店里伺候的小太监站御前伺候,天气太热,冰要勤换,风轮要一直转动着,茶水也要勤添,不能让皇上的手边没了茶。

    唉!这帮粗心大意的小子,就没有一个心细周到的,以后他老的走不动了,谁还能在皇上身边服侍周到了?

    唉!等皇上退位了,他就去皇陵守陵去,反正太子身边也有个机灵的小太监,自然不会再需要他这把老骨头了。

    守皇陵,养老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陵滟出了宫,回到镇国王府就没再出门。

    然后,下午西兰城中就传开了,说是镇国王爷对王妃情深似海,因不忍王妃再怀孩子遭受生死大关,因此,才会屡次跑太医署,只为寻找可以让男人服用,达到避孕效果的良药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避子汤之类的,一直是女子服用避孕的,从来就没听说有男人吃的避孕药??!

    可人家镇国王爷怕王妃吃多这种药会伤身,就自己吃药,这样的温柔与深情,那个女子闻听不感动落泪???

    也是因为西陵楚刻意的散播之下,西兰城又乱套了。

    这下不止官媒遭殃了,金雁楼这样的一些私家媒人馆,也是各处都一个头两个大了。

    只因这些在家得宠的姑娘小姐吧!有要求了,嫁人就以镇国王爷这样的男人为标准了。

    当然,人家也没要求多高,就只是镇国王爷对镇国王妃的三分之一,也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要求是不高,可也不低??!

    这下子,首先找上门的,就是这些王爷公主家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不带这么坑人的,他们咋就有这样的叔父/叔祖了???

    顾相思一听说在京的王爷家世子公子都来了,大长公主家的儿子孙子也来了。

    甚至是一些大人家的公子也混在人群里来了镇国王府,就没这样坑他们的,他们一个个的,有得在说亲,有得亲事早定好了。

    可如今,全完蛋的出变故了??!

    顾相思看着这一花园的年轻小伙子,一个个的,无论长得好,还是不好的,都是同一张脸——苦瓜脸。

    “十六叔祖母,我可活不了了??!”一个稚气未脱的俊秀少年,一见到顾相思到来,上前便是有些撒娇的扁着嘴说。

    顾相思闻声一愣,看向这名瞧着也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,打量了几眼,才温和笑问道:“你这小家伙……是谁家的公子?”

    少年不高兴的眉头一皱,走过去,拱手行一礼道:“回十六叔祖母,我祖父是静王?!?br />
    “嗯?静王兄家的……”顾相思很吃惊将这少年仔细打量一番,瞧着倒是真有点像静王爷,可是……他居然有这么大的孙子了?看来,静王和他的世子,成亲都够早的,这孩子也是焦急,才多大???说不上媳妇儿,就要寻死觅活了?

    “十四叔祖母,你要为我们做主,因为十六叔祖父,我们都没人要了?!闭夂⒆庸兰埔郧霸诩乙彩墙砍璧?,瞧瞧,这就上来拽衣袖撒娇起来了。

    顾相思瞧着这些全都是一脸委屈的少年,还有身边这个撒娇的缠磨人的小孩,头疼的抬手按按太阳穴,对他们无奈笑说:“好了,我明白你们的来意了,不就是想娶媳妇儿吗?好啊,那咱们就娶,六月十八的九龙湖荷花会,咱们湖上对诗结缘,凭本事赢得美人心,如何?”

    “???对诗结缘?”

    “天??!这不是要我命吗?”

    “十六婶,能不能换个规矩???”

    “叔祖母,您是我亲祖母,求放过??!”

    “十六叔祖母,您不能这样又坑我们??!”小孩又撒娇了,往地上一坐,抱住他十六叔祖母的小腿,就是假哭的求放过,他们这些人哪里有一个认真读书的?都等着家族给分点家产,当几世祖好吗?

    顾相思低头看着这个臭小子,微微一笑很温柔道:“你要是再不撒手,你十六叔祖父就该揍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???十六叔祖父!”小孩是真怕西陵滟,一听到西陵滟的名字,立马就放手起身了。

    顾相思被这孩子呆萌可爱的动作逗笑了,伸手捏捏他脸颊,笑问道:“告诉叔祖母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孩眉头不高兴的皱着,退后一步,抬手揉着脸颊,还是娇里娇气道:“回十六叔祖母,我叫西陵琮,王宗的那个琮,很宝贝的?!?br />
    “嗯,从玉,是挺宝贝的?!惫讼嗨季醯谜夂⒆雍苡幸馑?,一瞧就是家里的活宝贝儿。

    西陵琮抬手挠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,可他还没忘之前十六叔祖母的话,非常痛苦的又上前撒娇装可怜道:“十六叔祖母,我可是个天资愚钝的孩子,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,念书也只是为了识几个字,不至于是个白丁罢了。所以……我背诗都费劲儿,就更不要说作诗了,您这……不是为难我们大家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十六婶,咱们可没这个作诗的本事??!”

    “对??!我们就识几个字,根本就不懂吟诗作对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……还是换个规则吧?”

    顾相思面对这群皮猴子少年郎,被气的都笑了,无奈叹口气,忽然抱臂眯眸望向他们,勾唇一笑道:“如果我真想收拾你们,就不该阻止你们的皇叔上奏皇上提改革的事。呵呵,如果真改革了,你们一个个的都得去考功名,没有功名,就等着喝西北风吧!还想拿那点爵位俸禄,做你们的春秋大梦去吧!”

    “???十六叔祖父还要坑我们???”西陵琮一声哀嚎,简直哀嚎出了大家的心声了,就没有这么逮住他们坑的??!太残忍了。

    顾相思瞧这群孩子着实又意思,一个个的戏还挺足,装可怜故意想让她心软是吧?

    哼哼!可惜,她是不会对他们这群皮猴子心软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的不好好读书习武,还不想成亲后当个好夫君,还想着轻而易举的娶个媳妇儿进门,世上哪有这么多的好事都落他们头上去了???

    反正她意已决,六月十八荷花会,各平本事赢得美人心。

    至于是吟诗作对?还是舞枪弄棒?那就看他们有什么本事拿得出手,能让画舫里藏着闺姑娘小姐瞧上他们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群人可是来讨个公道,结果被这位镇国王妃几句话就给打发了?

    要命!六月十八可都没几天了,他们要怎么勤学苦练,以求当日博得美人一笑倾心???

    坑死人了,这夫妻俩,都是一样的坑死人不偿命。

    “王妃,他们真会老老实实回家读书习武吗?”飞漱见这群王孙公子都走了,她才在王妃身后,小声问了句,实在是……他们看着都不是什么老实人。

    “作弊有他们的份儿,认真学习?你们觉得可能吗?”顾相思看向她们一个个的,瞧!连她们都不信这群皮猴子会脚踏实地读书习武吧?

    唉!这群孩子,天生就是来气人的。www.xun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