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西垂争锋(七)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“寂光寺”外两厢对峙,气氛变得相当紧张。

    泰温罗特列克侯爵没有说话,只在心中反复盘算。佛雷固然是个蠢货,可东方武的反应太过奇怪。他身处“凯旋城”中,竟然有恃无恐,公然叫嚣吞并“西河城”。

    哪怕他是“白袍法师”魔武双修,所谓双拳难敌四手,“凯旋城”不是“狮王堡”。己方若是众多强者齐拥而上、将其囚禁起来,东方氏便等于断了脊梁。

    继位不过数月,东方子爵能强势崛起,肯定不是莽撞冲动之辈。难道有谁在背后支持他,正如自己支持佛雷那样?

    思来想去,泰温决定暂不发作。反正“凯旋城”是己方领地,只要不被人抓住把柄,区区一个子爵翻不了天。

    “东方子爵,这话不对吧帝国律令只针对战争,你和佛雷都是西垂贵族,不适用‘失土之罪’”

    景华摇头道:“侯爵阁下,佛雷出动一百五十余人攻击‘翠微城’,不是战争是什么?裘氏与东方氏世代结盟,他难道没考虑过后果?再说,为捍卫领地,佛雷男爵做了什么?他家族中可有一人死战守土,与‘西河城’共存亡的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瓦德佛雷顿时张口结舌。本来就是侯爵安排的戏码,佛雷家哪会有人出力死战?可这话又说不出口,照此发展下去,争论会变成佛雷家族是否有罪,而不是该如何惩罚东方家族。

    “泰温侯爵,东方武根本在强词夺理?我请求您作出仲裁,判决东方家族的罪行?!?br />
    泰温点了点头。无论心中如何厌恶佛雷,此刻只能支持他的诉求,否则今后谁还听侯爵府的命令。

    “东方子爵,事实一清二楚,我作为西垂侯爵,将仲裁此次冲突,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景华笑道:“无论泰温阁下如何裁决,我都不会接受。我看您不必多说,直接按‘传统’处理即可?!?br />
    “好”

    泰温狞笑一声。这可是东方子爵自己说的,任谁也挑不出错来。既然小辈如此狂妄,就让他见识一下侯爵府的实力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们明天在‘寂光寺’决斗。由佛雷家族对阵东方家族,作为仲裁提起方,佛雷家族选择决斗方式,双方各自准备、生死勿论?!?br />
    侯爵大人说完,带着手下转身离开。一行人很快消失在山路尽头,连生有等几个和尚也被心永带走。

    明空方丈一直在冷眼旁观。乍看起来,似乎一切都合乎“贵族传统”,但老和尚十分清楚,泰温必将插手决斗。侯爵府的人选很难确定,有三四个强者可以选择,只是不知谁会出马。

    “惭愧,老衲一番好意,不想给居士带来了麻烦”

    景华心中冷笑。明空肯定是知情人之一,“佛谕会”作为借口冠冕堂皇,实际就是泰温侯爵的授意。不过“西河城”的事情本需解决,他横竖要来“凯旋城”,干脆装装糊涂。

    “无妨,‘佛谕会’本是宗门盛事。处理杂务前,先在佛前祈福祷告,说不定会有佛祖庇佑?!?br />
    明空颔首道:“东方居士言之有理。四位西行圣僧正在大殿参禅祷告,我们去佛前上一柱香,也算尽到弟子的本分?!?br />
    按阿德勒兄妹所言,“佛谕会”期间觐见西行圣僧,应属了不起的荣耀。明空方丈诚意相邀,景华没有推辞。二人沿着石阶一路向上,很快来到“大雄宝殿”门前。

    由于圣僧驾临,信徒们都被挡在山门之外,宝殿周围十分安静。四名“和尚”盘坐在“燃灯佛”塑像前方,神态安详地闭目诵经。

    景华跟在明空身后,在佛像前敬了一柱檀香。四名圣僧眉目不动,没有理会他们的打搅。

    景华转身观瞧,只见圣僧们面貌各异,分属不同的族群。

    为首一人丰姿英伟,相貌轩昂。他天庭饱满、目秀眉清、齿白唇红,看上去宝相庄严,是一位俊美的青年僧侣。

    旁边的徒弟长相截然相反。他黑脸短毛,长喙大耳,脑后又有一溜鬃毛,身体粗糙怕人,头脸是猪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徒弟明显是个兽人。景华在“西河城”曾见过其同类,除去猪头外,还有狮头、狼头等等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兽人身旁的“和尚”身材矮小,只得常人的一半。他的长发蓬松杂乱,两只圆睛明亮异常,是纳兰世界的矮人。矮人的脸孔绿得发青,身披一领鹅黄氅,脖项下挂着九个骷髅。

    最后方的徒弟比矮人高些,样貌看上去异?!懊览觥?。他皮肤白皙、发色金黄,两眼如翡翠般浓绿。

    这是阿德勒兄妹提过的精灵。他们多生活在密林深处,极少现身俗世?!熬楹蜕小鄙碜诺?,承托出优雅细致的身躯,景华甚至分不出其是雄是雌。

    阿德勒兄妹曾经提及,除去“旧神教”外,其它势力对“佛谕”同样很感兴趣。由西行圣僧的组成判断,“新神教”给佛门的压力极大,以至于其不得不和精灵、矮人等异族联手。

    精灵、矮人等其实各有种族信仰,哪会无缘无故皈依佛门?至于兽人则更加荒唐,他们多为祖先崇拜或图腾崇拜,信奉的神明多偏好暴力、杀戮,少数族群甚至信仰魔神,和“燃灯佛”没有丝毫关系。

    四位圣僧身上的气息接近,修为略逊于明空方丈。二人不便打搅对方参禅,上香后默默退出大殿。

    明空吩咐沙弥准备斋饭、整理禅房,招待东方子爵的随从。他本人陪着景华走向山后,游览寺庙风光。

    大片枫林宛如燃烧的火焰,染红了天际。景华、明空走在林间,话题逐渐转向宗门派别。

    明空原打算摸摸东方子爵的根底,可景华信口胡编。只说棍术得自无名老僧的传授,对方的法号、师承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明空方丈拐弯抹角问了半天,却不得所以,只能把疑问放在一边,聊起明日的“仲裁”。

    “东方居士,方才你也看到了,心永和泰温侯爵他们走在一起。唉他是‘迦毗罗帝国’来挂单的和尚,不归‘寂光寺’管辖。老衲的话他根本不听,心永很可能为侯爵府效力。泰温手下能人不少,若居士碰上困难,‘寂光寺’愿助一臂之力?!?br />
    景华颇感意外。无论明空为了什么目的,肯出头帮忙便是一份人情?!凹殴馑隆痹谖鞔箍绞谕?,若得罪了泰温侯爵,后面多少会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“多谢方丈,您的善意东方家族将铭记于心?!?858x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