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四五节 死去的守护者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十字军全面溃败。

    大清洗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后果————各个防区的教廷军队再也无法像过去那样就地征收各种军需。无论武器装备还是粮食,后勤保障人员数量严重不足,甚至连烧水做饭的燃料都无法维持正常供应。大量伤员无法从前线运往后方,上次大战中稳定有序的供需流水线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更糟糕的是,因为最高裁判所胡乱制订“叛逆”标准,尤其是在确定被感染地区边缘地带“全面清洗”距离的变更,普通人居民对于长达十二英里的标准感到恐惧,他们早在战争爆发前就集体性迁移。山脉、森林、严寒地带……总之,都是远离教廷统治,荒凉无人的地区。如此一来,在前线与后方圣都之间造成了大面积空白区,趁虚而入的黑暗军队化整为零,不间断袭击来往运输的教廷后勤部队。

    多达四万名十字军在前线陷入缺粮状态,他们当中信念坚定的人不是活活饿死,就是主动冲进敌阵,在饥饿状态下英勇战死。

    更多的十字军选择了投降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在宗教裁判所的字典里,“被围”就意味着“被感染”。你没有申辩的权利,自我证明的最好方法就是自杀。要么像天使一样纯洁,要么成为永远不会背负罪恶的死者,就这么简单,没有第三种选择。

    投降的这些十字军后来都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?

    这个问题无人能答,黑暗世界方面也没有典籍记载。

    也许是死了,也可能是被黑暗生物们当做食物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星期,教廷的固有区域全面收缩,被攻陷的据点和要塞多达六百处以上,所有地方都在告急。迫不得已,最高裁判主教只能带着自己的亲卫部队赶往战场。

    疯子是不能招惹的。虽然他很偏执,虽然他看待问题的角度过于片面,虽然他对“纯洁”的理解是如此简单,但即便是最为敌视他的对手也不得不承认,最高裁判主教的确算得上是真正意义上的“圣徒”。他带着五百名卫队,独自扛住了多达上万名黑暗生物的大军,甚至将对方杀得溃不成军,连带着给予了后退中的十字军巨大激励,一举发起反攻,夺回了已经被攻陷的要塞。

    他战死了。

    麾下所有卫队成员全部在那一战中死亡,无一存活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信仰上帝的人们也会埋葬死者。他们在坟前插上十字架,留下刻有死者姓名的石块。死的人多了,都埋在同一个位置,就形成了墓园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墓地数量不多,很多人死后,其家属都会选择就近安葬。零零散散,无法形成规模。

    公共墓地是随着文明进程不断提成才出现的。但是进入公共墓地的死者很杂,有好人,也有真正意义上的恶棍。关于对上帝信仰的教义,其实是在漫长时间里不断增加与删减,才形成后来的教典和福音书,忏悔制度也是如此。就像那句著名的“上帝会宽恕一切罪恶”,其实在最初的教义当中,根本找不到类似的字句。

    最高裁判主教及其战死的卫队成员尸体,被埋在了十字军重新占领的要塞。虽然他无法用死亡洗清曾经的疯狂罪责,但他却是个真正的虔诚信徒,一个真正的高级神职人员。

    黑暗世界不甘心失败,再次集结重兵集团,对要塞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当时驻守要塞的十字军部队只有两千余名。求救文书已经送往圣都,但是征集部队需要时间,如果要塞方面无法守住,也就谈不上什么救援。

    超过八千名血族,五千多头狼人,军队规模总数高达一万三千。面对要塞驻军,这是一股强大到足以令人颤抖的碾压性力量。

    血族一次又一次爬上城墙,却被雨点般的石块和弓箭击退。

    狼人拥有矫健的身手,它们成群结队攻入要塞,却在十字军们的围杀过程中毫无战绩,逐一被杀。

    黑暗军队指挥官很快发现其中的异常:对面这批十字军其实并不陌生,早在上次战斗的时候,他们就是自己的手下败将。虽说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,增添了一个“最高裁判主教领兵支援”的小插曲,但就战争本身的进程却影响不大。毕竟现在整条战线上黑暗世界都占据优势,一点点朝着圣都推进??删烤故俏裁?,一群曾经的溃败十字军,竟然在被他们重新占领的要塞里爆发出如此惊人的战斗力?

    从要塞中溃退的血族和狼人战士反映:那里有一种奇怪的力量,会使它们变得身体虚弱,攻击无力。这种情况在要塞城墙部分还不是很明显,尤其在要塞内部,那里好像设置了某种结界,会在短短几秒钟内迅速抽干体内力量。很多血族与狼人就是这样被活活杀死,无力反抗,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血族指挥官是一位身份很高的贵族。它知道议会的某些秘密。抱着不可思议与试探的想法,它下令当天夜里再次发动进攻,目标直指溃兵们所说的要塞内部区域。

    变身为蝙蝠,是高等血族具有的异能。这位指挥官化身蝙蝠在空中飞行,跟随进攻部队沿途查看。攻势很顺利,占据数量优势的黑暗军队再次攻破城墙,可是在冲进要塞的时候,一些血族战士纷纷倒下。

    没有丝毫征兆,就像是在奔跑中耗尽了力气,腿脚发软。

    血族指挥官亲眼目睹了令它为之恐惧的一幕————那些倒下去的血族战士在火光映照下开始溶化,变成了一缕缕黑色烟雾,飘散天空。

    它毫不犹豫下令撤退。

    那是神圣力量直接作用于黑暗生物体内的最直接表现。对血族来说是致命的,对狼人的威胁虽说没有那么强,却会残留在其体内,短时间后致死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神职人员都能使用神圣力量。真正掌握这一技能的教士,在所有神职人员当中所占比例非常稀少,更不要说是普通的十字军战士。

    要塞屹立不倒。

    尽管后来黑暗世界在这个方向上继续增兵,最高时期甚至达到五万的庞大数量,然后机会已经不在,圣都方面也派来了增援部队,再加上要塞内部那种神奇的力量……在试探进攻了几次后,黑暗军队只留下小规模哨戒人员,其余的全部撤走。

    这场战争持续时间很长,教廷方面损失惨重。在最紧急的时候,所有红衣主教,甚至包括教皇本人也被迫赶往前线。

    灵魂力量就是在那时候被发现。

    战死者的力量属于另外一个世界。但是有信仰的人不同,他们的灵魂很特殊,执着的信念会让他们在死后以另外一种方式存在。最高裁判主教及其卫队成员就是最好的例子。他们生前无比虔诚,要塞守军也是因为机缘巧合,将这些战死者遗体收拢,集中埋葬在要塞内部。如此一来,被战死英灵守卫的要塞相当于多了一层强大防护,再加上神圣力量对黑暗生物天生的克制作用,使这里成为了难以被攻陷的特殊区域。

    难以攻陷,并不意味着无法攻陷。其实只要当时的血族指挥官下定决心,无视损失,直接以数量优势碾压过去,在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之后,要塞必然会陷落。

    只不过,想要达到这个目的,还有着很大的困难。

    时间不站在黑暗世界这边,同样也不站在教廷这边。黑暗世界占据着夜晚,它们每一次发动进攻只能在夜间进行。等到日出,太阳就是教廷方面的盟友,即便占据了要塞,在无法找到足够宽敞躲避光线的?;で蛑?,任何进攻都意味着失败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教廷军队在夜间战斗力会大打折扣。那时候没有电灯,通过火光对敌人方位进行判断,进而战斗,只有老兵才有这样的本事。主动出击是不可能的,连看都看不清楚,根本谈不上什么战斗胜利。十字军只能借助英灵们的灵魂力量死守要塞。对他们来说,这里就是最好的?;で?。

    从发现到被证实,每一个秘密都会引起震撼性的后续作用。

    最高裁判主教战死,最大的阻力消失,大规?!扒褰獭毙卸嬷兄?,教廷也开始对普通人国王们释放出更多的,前所未有的善意。

    绝对宽容和理解是不可能的。幸运的是,教廷与国王们有着共同的敌人————黑暗生物永远不可能改变它们固有的食物性质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类的食谱,食盐是人类体内不可缺少的物质,我们自身血液连带着具有了特殊的味道。血族对此着迷,狼人也如瘾君子一般嗜血。它们永远不可能改变猎杀人类将其撕食的可怕习惯。在这个问题上,教廷与人类国王们成为了天然的盟友。

    大约有十二万名十字军和神职人员在那次战争中死亡。他们的遗体没有像过去那样被草草埋葬。教廷发布命令:对所有战死者进行身份甄别,以每千名死者为规模,在战场及邻近区域建造墓园。

    bq

    </br>www.xunsw.com